当前位置: 首页  >  在线服务  >  资料下载

党的通信密码史话第一篇


编者按

    在行业内,有句人人皆知的话:“党管密码”,这是由于我党我军的密码诞生于战争年代,主要用于部队行军打仗,远程通讯联系,而我们的人民军队归党领导和指挥,那时的部队领导人同时也是党的负责人,故作为保护机要通讯联系的密码,自然由党(同时也是部队)所领导的机要部门负责。建国以后,密码一直保持着“神秘”的色彩,主要用于党和政府的系统、军队系统。党和政府使用的密码由党的机要部门负责;而军队使用的密码则由部队的机要部门负责。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各界对使用密码的迫切需求,1999年国家密码管理局挂牌成立,各地也设立了商用密码管理办公室(简称商密办),同年10月颁布了《商用密码管理条例》,2001年,首批商密产品定点生产单位和销售许可单位获批。自此,商密事业正式拉开帷幕。

   “源自密码的安全”正是吉大正元公司的写照,我们是一个以商用密码为核心技术的信息安全公司。漫漫长路,任重而道远,我们一直以来秉持着对密码技术潜心钻研之心,努力为提高我国的密码应用水平而不懈奋斗!

    为此,编者进行了相关资料搜集,将通过一个个我党我军历史上的故事,向大家展现党的通信密码史话。    打江山的“千里眼顺风耳”

   孙子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有一支特殊的部队,他们是一群靠耳朵来完成自己工作的人,他们每天要在浩瀚无垠的天宇中依靠耳朵来侦听到天外之音、无声之音、秘密之音,然后再将这些“之音”一一破解,使之成为“知彼”的宝贵情报。正是因为有了这把利剑,才使我们的人民军队,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在对敌作战中所向披靡,无往不胜。

   硝烟散尽,烽火远去,那些埋在在历史深处,扑朔迷离,鲜为人知的往事渐渐显现。自1931年1月6日,中国工农红军在江西宁都县小布镇架设第一部电台开始,标志着人民军队有了自己的无线电通信兵。在五次反围剿的战斗中,艰难的万里长征路上,陕北窑洞的煤油灯下,这些从事技侦工作的革命者,用灵敏的耳朵,捕捉空中信号;用智慧的双眼,破解无字天书。他们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时也是我党我军我国机要通信事业的奠基人和建设者。

    从一部半电台起家

   红军的无线电通信,是在1931年以后随着武装斗争发展的需要而诞生的。1930年以前红军曾经俘获过敌军的无线电人员,但都放回去了,红七军在1930年4月底,曾缴获过一部电台,但觉得没用就埋掉了。这说明在当时游击作战中红军领导并未意识到远程随时联络的重要性。

   1930年之后,红军的作战形式由游击战过渡到以运动战为主,为了便于组织各地区联合行动,实时通信就显得尤为重要。

   1930年9月,彭德怀率队攻打长沙时,与黄公略部队只隔一条铁路,但因为没有电台联系,双方都不知道对方在哪里。战后总结,红军领导人深感建立无线电通信的必要和紧迫,于是,红军总部下命令给所有部队,在今后的战斗中必须把缴获的电台以及俘获的报务人员一律保护起来,送交总部处理。

   1930年底,红一方面军在粉碎蒋介石第一次“围剿”中歼灭敌18师张辉瓒部的52旅和53旅,第一次缴获到敌师部的一部电台,其中发报机损坏,收报机完好。同时俘获了王诤,刘寅等报务人员。经过思想教育,王诤等人表示愿意弃暗投明参加红军。

   1931年1月3日,红军在攻打谭道源部队时又缴获到了一套完整的电台,自此,红军就有了一部半电台,可以进行完整的收发报操作。1931年1月6日,在江西宁都县小布镇这个地方,组建了红军无线电通信队,王诤任队长,他们架设起电台,开始情报收集工作。

   1931年2月,根据总部首长的指示,开设了第一个无线电培训班,由王诤等人负责讲授收发报知识。当时,朱德总司令对搞好无线电情报工作非常重视,经常来和王诤等人谈话,讲述革命道理和革命形势;毛泽东总政委和其他领导同志还常常来培训班作形势报告和上党课。这期间, 虽然有了这一部半电台,但还不能用于发报,无法建立两地之间的联系,主要就干两件事,抄收国民党中央社的新闻电讯和对敌侦察。当时国民党军队的译电机关和指挥官都不懂无线电保密的重要性,他们每到一地,电台开始联络,都要问对方在何处,而对方回答地点时则用明语,因为他们的队伍很杂,没有办法使用统一的密语。这样一来,就等于不断向我方报告他们自己部队的行踪和部署。这些情报,对于处于劣势的红军打胜仗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1931年2月,蒋介石在第一次“围剿”遭到惨败之后,又命令何应钦率领20万大军,采取“步步为营”的策略,向我根据地进行第二次“围剿”。按照毛委员精心设计的粉碎敌人这次“围剿”的打法,红军总部决定先打富田地区的王金钰、公秉藩两个师。红军集结于离富田约40华里的东固地区,等待敌人出动,好在运动中歼灭敌人。为了准确了解敌人的动态,毛委员、朱总司令要求电台人员高度集中精力,密切侦听敌人的行踪。前后20多天,无线电队的同志们不分昼夜,一直通过耳机监听。

   5月15日,功夫不负有心人,王诤终于侦听到敌人的行动方案,立即上报,毛委员、朱总司令依据这个情报周密部署,在观音崖,九寸岭设下埋伏,布好口袋。次日清晨,敌军果然如期而至,英勇的红军战士好似神兵天降,漫山遍野,杀声震天。此战,红军不但全歼了敌28师全部,还消灭了同来的敌40师的一个旅的大部,取得了第二次反围剿的首战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