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在线服务  >  资料下载

党的通信密码史话第三篇(上)

 书接前文。中央红军的前身是红军第一方面军,它由朱德、毛泽东率领的红一军团(1932年底由林彪接任军团长)和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的红三军团,于1930年8月合编组成。红一方面军由朱德任总司令,彭德怀任副总司令,毛泽东任总政委(1933年5月由周恩来接任)。在朱德、毛泽东的正确领导下,红一方面军经过三次反“围剿”的胜利,兵强马壮,规模已达四万余人,是当时全国力量最大的一支红军。

图:红军第一方面军军旗

红一方面军改称中央红军

 1931年9月中央红军取得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后,中央苏区迅速扩大,已拥有21个县,250多万人口,具备了成立政府行政管理机构的实力。11月7日至22日,根据中共中央(在上海)的决定,中共苏区中央局在瑞金召开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会议宣布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毛泽东任主席(自此对毛泽东始称“主席”);2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会决定,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朱德任主席。自此,红一方面军所属部队归中革军委直接领导,改称中央红军。

 

图:毛主席和赤卫队队员

曾希圣担任二局首任局长

 

曾希圣

正当中革军委积极推进组织建设,组建总参谋部及其下属的情报部门的时候,一位特殊人物的登场,使得红军技侦情报部门得以快速发展。此人名叫曾希圣,1904年10月出生于湖南兴宁州,1922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参加过北伐战争,后赴苏联学习,1927年回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河南、山东从事秘密工作和在武汉从事兵运活动,先后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秘书长、中央军委谍报科长等职。1931年12月,他受党的指派,从上海乘船直达香港,转经汕头、潮州,越过广东国民党军的封锁线进入闽西,到达中央苏区,加入红军战斗行列。

曾希圣的到来,让中革军委的领导们很高兴,当时,部队能打仗的干部很多,但十分缺乏知识分子,特别是要加强红军的情报工作,缺乏有经验的领军人物。于是,中革军委将无线电总队的侦察台和原红一方面军参谋部谍报科合并,组成了总参谋部侦察科,任命曾希圣为科长。1932年秋,中革军委将总参谋部下设的科改为局,一局为作战局,局长由时任总参谋部部长的叶剑英兼任;二局为情报局,局长为曾希圣;三局为通信联络局,局长为王诤。

图:军委二局所在地

曾希圣知己知彼破译敌方密码

中革军委把红军情报工作交给曾希圣负责,是对曾希圣的信任,同时也寄予厚望。而曾希圣上任后,确实不负众望,取得了不同凡响的成绩。他把主攻目标确定在对敌人密码的破译上,希望能够通过掌握敌人的密码把敌人在无线通信中传送的秘密变成红军急需的情报。

然而,破译绝非易事。当时国民党军队的密码虽然比较简单,但却不乏保密性。它在建立无线电通信之前,各地区及其下属的部队在明码的基础上自编密码,规定译电数学公式,那时还大都没有配置自用的电台,远程联系需借助地方电报局转发电码,收报方对收到的电码再使用手中的密码译出电文。如1929年江西、福建的国民党军分别编有“斗密”、“枢密”等密码;湖南国民党军使用“晶密”和“协密”等密码。后来,各部渐渐配置了电台以及报务人员,开始独立开展无线电通信,但由于缺乏保密意识,所使用的密码跟原来的差别不大。到了1931年上半年,湖南的国民党军仍在使用“协密”,江西国民党军虽改用“展密”,也基本是原基础变种的密码。这么看起来,好像破译并不算太难,但实际上却由于当时国民党军所发的电文普遍很长,内容繁杂,文体古怪,内容主要涉及长官的职务、姓名、字号、恭称、部队的番号、企图、部署、战术动作、兵力、武器装备、给养、时间、地点、行动方向等,有时还含有许多报告、辩解、陈述等内容,甚至还含有个人隐私,电文中常常带有不常用的生僻字、形容词、简化词语,即使是译电员对照密码本直接译电也是很麻烦的,而对于破译者则更是难上加难。因此,后人评价在没有计算机的当时,破译这些密码的难度,丝毫不亚于用计算机破译现代密码。所以叶剑英同志把密电比作“天书”,称破译是“读天书”。

曾希圣迎难而上。他一方面布置侦察台大量抄收敌方电台发出的密电,并按部别、时间登记编号,通过战况实际分析敌军电报,判断其大概内容;另一方面是向红军中的原国民党电台人员,了解国民党密码和译电的有关情况,特别是向党的无线电通信的创始人,自己的老上级周恩来同志【注释1】请教,以求弄清密码编制的思路及规律。

朱德、周恩来、彭德怀等领导同志对曾希圣的工作十分支持。尤其是时任中革军委副主席、红三军团军团长的彭德怀把红三军团的最优秀的报务员,也是其机要部门负责人的曹祥仁调给二局,以加强二局的技术力量;朱德、周恩来等领导经常到二局,与曾希圣一起研究国民党军密码编制程序和规律、格式和文法等。

 

 

    注释1:周恩来原在位于上海的中共中央担任要职,1928年在中共六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任职中央组织部部长、中央军委书记。1927年至1931年12月的4年间,周恩来在上海严酷的白色恐怖下,创建和领导了中央特科。中央特科的基本任务是:保证中共中央领导机构的安全,收集掌握情报,镇压叛徒,营救被捕同志,建立秘密电台。他以高超的智慧、过人的精力和缜密的部署,运筹帷幄,决胜于秘密战线,成为中共情报和政治保卫工作的开创者和最高统帅。1929年中央特科设立了交通科,又称为无线电通信科,主要职能就是建立无线电通信。经过相关人员的努力,在1929年10月组装出了第一部收发报机,随后建立了秘密电台,举办了无线电训练班,培训出一批批报务员。为保通信安全,周恩来亲自设计编制出了党的第一部通信密码--豪密,之所以称为‘豪密’就是因他当时化名‘伍豪’而得名。此密码多年一直为党中央和红军使用,但从未被国民党军破译,可见其水平之高。1931年底周恩来受中共中央的指派,从上海辗转来到中央苏区,出任苏区中央局书记,后担任红一方面军总政委、中革军委副主席,成为红军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