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在线服务  >  资料下载

党的通信密码史话第三篇(中)

 

 

二局出手不凡,拿下首个破译

 万事开头难。曾希圣决心亲自攻克开头的难关,以实现破译的突破。他把自己关在屋里,潜心研究过去缴获的敌密码本和电报底稿等已有资料,掌握破译必备的基本知识,并把突破口选在江西国民党军使用的最新密码“展密”上。

 1932年8月21日,红军取得宜黄战斗的胜利。战前,曾希圣寄希望于该仗能够缴获敌人的密码本,遂亲率二局骨干人员随主攻部队前进。部队突进宜黄城后,曾希圣等立即直奔敌人师部的无线电电台所在地,搜集敌军遗留的机要文电。这次缴获的敌军文件虽然有两大箱,但基本都是来往的电报底稿,没有密码本。

 曾希圣逐份查阅这些文电,最后找到了一份特别有价值的电报译稿。这是国民党第9路军司令孙连仲发给所部的一份密电,已译出30多个字。他认为这是破译“展密”的重要线索,便一方面布置侦察台重点盯住孙连仲与所部的来往电报,一方面与曹祥仁一起,以已知的30多个密码为基础,对这份密电未译的部分进行破译。曹祥仁对电码特别熟悉,反应奇快;曾希圣中文水平很高,而且熟悉国民党军电报书写格式,二人密切配合,相得益彰。将电报稿中的已知文字作为基础,对那些未知的文字,进行联想式猜译。经过反复猜译、比对,终于把敌人的这份密电全部译出来了。之后将这份电文经过前方作战部队对敌情的核对,证实所译是正确的。这样,猜译的文字就成了已知“展密”的新增部分。

 朱德、周恩来、彭德怀等领导对二局成功破译敌人的“展密”非常高兴,当即给予嘉奖以资鼓励;彭老总又将三军团的另一名优秀报务员邹毕兆调给二局,加强二局的破译力量。

再接再厉,二局连破新密

 在破译“展密”不久,二局收到一份用新密码发出的带“(2407)”的密电。当时,国民党军用密码是在明码基础上编制的,密码本上没有的字,则以明码加括号代替。曾希圣利用敌人这一弱点为突破口,再次对新密码发起破译冲击。他从明码本上查到“2407”为“敖”字,判断这个字的词组是个地名,于是仔细查阅地图,发现在敌人活动区域内有个“敖城”,由此判断,(2407)是“敖”,后面的密码就是“城”字。这个敖城地处江西吉安西南部,说明这份密电与敌人对湘赣苏区红军的行动有关,随即通过总参谋部电令湘赣苏区红军核实敌发报期间的活动情况,并要求他们把敌情反馈回来。曾希圣等三人针对反馈来的敌人活动情况反复猜译和修订敌之密电,终于又破译了敌人的第二个密码本。
    从1932年8月开始,设在南昌的国民党“剿共”总司令部在红军有如神助接连打胜仗的反思中,感觉情报泄露问题很严重,也怀疑红军可能掌握了他们的密码,于是加强了无线电通信的保密工作。他们不惜重金聘请了外国专家帮助改进密码编制。到1933年初,在江西担负“围剿”任务的国民党军,几乎全部换成了新的高级密码----“猛密”。“猛密”在设计时特别注重保密性,这大大加大了破译难度。但这并没有难倒曾希圣。为使破译工作更加专业化,他从组织形式上,将侦听和破译分开,确定由曹祥仁、邹毕兆【注释2】和自己一起专攻破译,以便使他们的全部精力和时间都集中于破译上。这样,“破译三杰”时时在一起,进行不间断的钻研和破译,时刻紧跟敌人密码的变化。同时,还对侦听台的工作做了调整和分工,每台的侦听对象相对固定,日夜盯住敌主力部队一至两个师的电台,以求找出敌的来往电报与部队行动的联系,既提供侦听情报,又为破译提供抄报。建立专业化工作模式不久,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猛密”被二局成功破译。到1932年底,二局已破译敌军各类密码20本。破译工作成为红军总部掌握敌情变化、预测战事发展、取得战斗胜利的法宝。

 

 

    注释2:曾希圣、曹祥仁、邹毕兆形成红军的“破译三人组”,史称我军“破译三杰”,是二局主攻破译的专业人员。

 曹祥仁,1929年7月入伍,当时年仅15岁。由于他上过4年私塾,具有一定的文化,这在当时红军中比较难得,加上他精明强干,具备一定的组织领导能力,故年纪虽小,却早早担任了一定的干部职务。17岁时被批准参加红军总部的无线电培训班学习,他记忆力超群,居然能够把莫尔斯电码的数千组明码背诵如流,对明码电报,不用对照电码本就可读出内容,因而成为红军报务员中的佼佼者。毕业后来三军团电台担任领导工作,1932年夏,经彭德怀同志推荐调入二局后,担任破译科首任科长。此后多年一直在二局工作,先后任职副局长、代理局长、局长等要职。

邹毕兆,比曹祥仁小一岁,1930年入伍,也是年仅15岁,当时,毛主席和朱总司令亲切地称他为“红色小鬼”。17岁时,因他上过私塾,有一定文化基础,通过层层选拔参加了红军总部的无线电培训班。由于他聪明好学,理解力强,很快就熟练掌握了收发报技术。毕业后在三军团电台任报务员,1932年11月,经彭德怀同志推荐调入二局。此后在二局工作多年,先后担任报务员、科员、副科长、科长等职。